电脑版

70岁上海牛散又出手了!举牌白酒股

时间:2020-07-28 13:25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70岁上海牛散又出手了!举牌白酒股

A股回调带来入场时机,股东出手举牌上市公司的现象频出,其中更不乏自然人。

27日晚间,两家上市公司双双宣布,日前公司股票获得自然人股东举牌,其中一位举牌的自然人是一位年逾70岁的知名牛散,手握大笔资金,曾出手豪赌多只暂停退市股。

两家上市公司获自然人股东举牌

7月27日晚间,两家上市公司齐发自然人举牌公告。

金枫酒业披露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股东顾鹤富于7月17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买入公司股票,合计买入78.70万股,当日收盘累计持有金枫酒业股票3395.90万股,占公司股份总额的5.08%,构成了举牌。

  顾鹤富在未来12个月内不继续增持公司股份,亦即顾鹤富对于金枫酒业的举牌起码在一年内是一次性的行为,没有后续继续买入的打算。

随后,华菱星马公告称,公司股东吴吉林于7月24日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增持公司2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0.05%。本次权益变动前,吴吉林持有公司4.98%股份。本次权益变动后,吴吉林持有公司5.03%股份。吴吉林在未来12个月内尚无增持或减持公司股份的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例举牌均发生在A股及公司股价调整之日。顾鹤富举牌金枫酒业当天,A股三大指数全天宽幅震荡,金枫酒业当天下跌3.85%报4.73元/股,盘中一度跌至4.68元/股。

上周五,吴吉林举牌华菱星马,当天A股深度回调,华菱星马全天跌幅达8%以上。业内人士分析,7月上旬,A股市场一度高歌猛进,连续多日暴涨。进入7月中下旬以来,市场处于平衡状态中,涌现出多个入场时机。在此期间,众多投资者开始为下一轮上涨做提前布局。

金枫酒业股东

顾鹤富误操致短线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金枫酒业自然人股东顾鹤富在举牌后还接连买卖股票,且构成短线交易。

上周五,金枫酒业公告称,7月20至7月23日,其共买入公司股票268.90万股,成交均价4.95元,卖出公司股票223.67万股,成交均价4.92元。

截至7月23日收盘,顾鹤富累计持有公司股票3441.128万股,占公司股份总额的5.14%。上述行为构成短线交易。顾鹤富与公司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也不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

对此,顾鹤富表示,因对股票交易数量计算错误,其并未注意到7月17日持有股数已超过公司股份总额的5%,导致后续几天的交易构成短线交易,并无主观故意。

  回顾前6个月顾鹤富通过上交所集中交易买卖金枫酒业股票的情况,顾鹤富曾多次进行买入卖出交易,且卖出股票的价格区间多高于买入价格区间。

  “50后”顾鹤富系知名超级牛散

在A股市场上,顾鹤富先生曾多次出现在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榜单上,持有的股票市值不菲且操作精准,堪称牛散。

按照金枫酒业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信息披露义务人基本情况介绍,顾鹤富居住在上海市长宁区,出生于1950年7月,现已年过七旬。

  而在股吧里,还有人称其为“中国最牛散户”。


【点击查看原帖】

公开资料显示,顾鹤富起步很早,以前专门集中炒作ST股票。面对退市警告,手握大资金的顾鹤富反而会增持,赌的就是重组成功恢复上市后的暴涨。

据不完全历史数据显示,仅就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公司而言,顾鹤富介入的ST股至少包括*ST炎黄、ST宏盛、*ST铜城、*ST华圣、ST万鸿、ST渝万里、ST松辽、ST惠天、*ST商务。

回溯到14年前,根据2006年的年报,顾鹤富是*ST商务的第一大流通股东,持股比例高达4.51%。进入2007年以后,顾鹤富一路减仓,到2007年年中,已经将持股比例降低到0.65%。到2007年5月份,这家公司也暂停上市。

直到2012年8月,停牌五年的ST商务资产重组成功并复牌后大涨100%以上。当天,在公司复牌上市之前仍持有113万股的顾鹤富坐收浮盈558万。当然,这也只是顾鹤富豪赌的冰山一角。

豪赌*ST炎黄至今未“解套”

“广撒网”的分散策略风险巨大,顾鹤富也曾“失手”,比如他持股6.76%的ST炎黄就陷入了无止境的停牌当中,之后被摘牌。

历史公告显示,*ST炎黄由于2003年、2004年、2005年连续三年亏损,于2006年被深交所暂停上市。但在2004年到2006年年期间,顾鹤富陆续增持炎黄股票,在2006年炎黄停牌时持股97.47万股(股改后为140.94万股),位列第五大股东、第一大流通股东。

2013年3月27日,*ST炎黄摘牌,之后转入新三板中的“两网及其退市”板块即市场所称的“老三板”交易。但在炎黄进入新三板首日,即2013年6月4日,其就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申请暂停转让。直到2016年9月5日,这家已经停牌10年之久的公司终于复牌,简称为高能5。

因筹划重新上市,该股自2017年3月13日起再次暂停转让至2019年3月因“不符合重新上市申请条件,被股转公司强制恢复转让”。

目前公司尚未披露2018年半年度报告、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2018年度报告、2019年度第一季度报告、2019年度半年报、2019年度第三季度报告,多项风险缠身。

  而截至2018年1季度末,顾鹤富仍为其第一大流通股东。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