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枫酒业(600616.CN)

黄酒卖不动了?会稽山营收净利持续下滑 公司控制权或生变

时间:20-08-19 06:35    来源:金融界

作为黄酒龙头之一,会稽山的“好日子”真的要一去不复返了吗?

8月17日盘后,会稽山发布2020年中报,公司上半年营收为4.53亿元,同比下降18.22%;净利润为0.48亿元,同比下降28.7%。

“根据黄酒行业发展现状,结合公司实际经营情况,公司在快消品市场环境受突发疫情事件影响较大的情况下,采取积极的应对措施,消除不利因素,力争2020年的酒类销售、利润与上一年保持基本持平。”在2019年年报中,会稽山对于2020年经营预期是与2019年11.71亿元的营收与1.66亿元的净利持平。

然而,就目前实际情况来看,上述预期能否最终完成似乎言之过早。

业绩仍承压

根据会稽山此前披露的2020年一季报,公司一季度实现营收2.55亿元,同比增下滑24.35%;归母净利润为3411.98万元,同比骤降48.5%。由此可见,在2020年第二季度,其营收仅为1.98亿元,净利润为0.14亿元,公司业绩并未有所好转。

对于上半年营收净利双降的原因,8月18日,会稽山董秘金雪泉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将其归因于受消费大环境影响并叠加疫情,黄酒消费群体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实际上,会稽山的业绩并非在2020年上半年才表现不佳。Wind数据显示,自2018年开始,该公司的业绩就已进入下滑通道。财报显示,2018年与2019年,会稽山的营收、净利增幅亦双双为负。

除了受到疫情对于酒类消费的限制影响外,在酒类营销专家蔡学飞看来,会稽山业绩较差主要还是因其品牌号召力有限,且黄酒品类的市场培育缓慢,整体品类价值感较低,加上江浙沪地区新生代饮酒习惯转变等多重因素所致。

财报显示,会稽山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黄酒销售,黄酒营收占主营业务收入的92.18%。目前该公司旗下主要拥有“会稽山”“西塘”“乌毡帽”“唐宋”等主品牌,主要生产会稽山纯正、会稽山1743、西塘本酒、乌毡帽冻藏冰雕、绿水青山等系列黄酒产品。

记者注意到,2020年上半年,会稽山营收占比近7成的高端黄酒收入下滑18.27%至2.99亿元,下降幅度超过营收占比近3成的普通黄酒。对此,金雪泉给出的解释为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当消费者收入有所减少后,主要考虑的就是价格问题。”

不过,其进一步表示,这并不影响到该公司加码中高端产品的策略,“因为黄酒行业总的来说,在消费者认知中并不是一种很高端的消费品,那么我们逐步推出一些中高端产品,希望把黄酒品牌往上转移,进一步扩大黄酒知名度。”

记者查阅天猫平台一家会稽山酒类专营店发现,目前会稽山的产品售价最低为20元左右,最高有近2000元。“黄酒整体规模偏小,我们认为公司仍有待加强市场投入,重在扩大消费人群和应用场景,片面追求产品结构升级难以实质性提振基本面。”2020年初,中金公司曾在一份研报中如是表述。

或面临易主

资料显示,坐落于“黄酒之都”浙江绍兴的会稽山创建于1743年,原名为“云集酒坊”,2005年12月,为实施名牌战略,公司正式更名为会稽山绍兴酒有限公司,两年后完成股份制改造,再次更名为会稽山绍兴酒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8月,该公司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继古越龙山、金枫酒业(600616)之后,国内黄酒行业第三家上市企业。

上市之后,借力资本市场,该公司于2016年9月以4.8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乌毡帽酒业及唐宋绍兴酒全部股份。2017年初,其再度以1.61亿元收购浙江塔牌绍兴酒14.78%的股权。同年11月,会稽山曾宣告以7.35亿元收购新三板公司咸亨股份100%股份,不过该收购最终因未通过证监会审核而“流产”。

彼时,有行业人士认为会稽山会稽山积极开展并购,主要意图是想欲抢占古越龙山在黄酒行业的龙头地位。

记者查阅相关财报发现,2014年登陆资本市场的会稽山,在2017年以12.89亿元的总营收一跃超过1992年上市的金枫酒业,成为行业第二,与行业老大古越龙山的总营收相差不到4亿元。然而,也是在这一年之后,会稽山的业绩一直徘徊在11亿元左右,与之相反的是,古越龙山的业绩已超过1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自身经营承压的同时,会稽山还面临着来自控股股东的变更。在2020年半年报中,该公司在可能面临的风险提及,报告期内,控股股东精功集团所持有公司32.97%的股份全部被轮候冻结,2019年9月,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受理对精功集团进行重整的申请。“控股股东进入重整程序,将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公司存在控制权不稳定风险。”

记者了解到,由于持续爆出债券违约,精功集团出现了严重流动性危机,2019年9月,精功集团正式申请司法重整。

“2020年3月12日,浙江越光律师事务所向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提交了将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的申请,绍兴市柯桥区人民法院裁定浙江越光律师事务所重整计划草案提交期限延长至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时止。”根据会稽山在公告中的表述,截至当前,精功集团破产重整能否成功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